台灣的本土小麥用心製造-喜願小麥工藝啤酒

 喜願小麥的創辦人施總兼(因為什麼都要兼著做XD),創辦喜願前其實是製造業的副總,卻因為當時公司購置了自動化機具,因而中止與喜樂保育院的代工合作。於是 【 更多 】

【追尋台灣最好的苦茶油】種一顆等孩子回家的樹,復興老舊社區

2016-09-07 17:49:25

文字.攝影/林孟正

8月25日,宜蘭南澳的最南端,一個名叫「朝陽」的社區,來了兩個青年。不是來爬山,也不是來旅遊,他們開著休旅車,一路從省道轉進山路,再鑽入七彎八折的產業道路,最後停在一塊塊要不雜草蔓生,抑或石塊滿布的田地間。

「哎,這塊地怎麼感覺不太會長?」打開車門,其中一個人走進田裡,看著一根根叉在地上卻空蕩的支柱,語氣有點懊惱。另一頭的搭檔,則是拿著手機與記事簿,仔細記錄著已經萌芽的苦茶樹苗的生長狀況。

他們是「茶籽堂」農業團隊的成員,OA與柏翔,而這個社區,是他們復興台灣苦茶油的基地之一。


「茶籽堂」從今年八月開始,展開了為期長達五年,「苦茶油復興之路」計畫的募資,目前選定的契作地點,分別有新北石碇、宜蘭南澳、台中新社、嘉義阿里山……等六個地方。但在產業復興的背後,其實有更具社會意義的目標。


失落產業,從契作中復甦


講起過去的苦茶油產業,OA不禁苦笑了一下:「苦茶樹以前其實比較像是造林樹種。」根據行政院農委會的資料,過去苦茶樹栽培都是以造林及水土保持為目的,且均採粗放經營,故單位面積的產量甚低,「而且種植過程,完全沒有累積成產業經驗,」OA說:「所以我們等於要重頭來。」


且除了內憂,還有外患!根據財政部關務署及行政院農委會農糧署的記錄,大陸的進口籽,現在在市面上大概佔了90%,由於栽種面積有超過300萬公頃,相當於一整個台灣,加上政府從2009年便開始啟動全國性的油茶產業12年發展計畫,進行研究、育苗與栽種,因此不僅完成規模化的工作,還找出200個以上的品種,導致國內產業完全無法匹敵。

以OA為首的農業團隊,在因緣際會下接觸到朝陽社區,而在進行了多次深入勘驗田地、製作記錄與採訪農民後,發覺環境其實很適合苦茶樹的生長,且農民們有許多空地,對於苦茶樹的種植也感興趣,白放著可惜.「重新種雖然要五年的時間才能收成,但因為苦茶樹不用花太多時間照顧,就是個『老灰仔工』,不用那麼累,大家就覺得勉強勉強啦~」OA這樣說。


最後茶籽堂便主動連繫社區發展協會,辦了兩次的契作說明會,「出乎意料,來了快20~30個農民!」


市場斷層,靠研究力彌補


現行的苦茶油產業,最大的問題是:「現況太慘了,農民都是看到別人種得好,自己就也來種,所以現在沒有人想種!」但對於難得有企業肯進社區提合作,農民還是感興趣的,只是合作信任感的建立卻非一蹴可幾,所以初期茶籽堂最重視的,是持續不斷的溝通,甚至農業團隊的柏翔每2~3周就要到農場進行記錄,同時跟農民聊聊有沒有什麼狀況。

「我們不斷跟農民說明我們的計畫是怎樣,會盡力做到怎樣,一群人每個月每個月來,他們看久了就……欸~也慢慢習慣了。」OA邊說邊巡著田:「他們慢慢相信我們以後,我們就變得像是他們的栽培顧問,遇到種植問題就會跟我們講,那我們就幫忙想辦法試著解決,再回頭教給他們。」


除此之外,茶籽堂的農業團隊還要努力開發各種品種,而且在新植的過程中,也需定期觀察樹苗在不同環境中存活率進行篩選,並進行栽培管理。「像石碇那邊本來就有在種的,很多樹都長到3米到5米高,連搬梯子都採不到,但採收常是全人工,就造成苦茶籽的採收成本可能會佔去販賣收入的50~60%,也就是說今天農民賣了100萬,加上除草、施肥、修枝,可能只有20萬是實賺的,如果管理不當或天災,甚至要賠錢賣,誰會那麼傻去種?但苦茶樹一年又只採收一次,一定要有1~2甲的地才有能過活的經濟規模,而那麼大的農園就一定要請工人。」


找到了問題,接下來就是找解法,「所以我們想藉由培育豐產品種、矮化、修枝的管理,把樹維持在2米以下,採收的速度就會快很多,讓成本至少降一半,不然原本又要爬樹,又要在樹裡找果子,那些都是時間成本。」


老舊社區,因苦茶樹再生


「我們來的時候,這裡幾乎沒有年輕人,」巡視完田地,在中餐歇息的時間,OA聊起了與朝陽社區合作的起頭:「最一開始是種水稻,是和大企業合作有機農場計畫。後來計畫中止,農民們就幾乎都棄耕沒再做,因為就算東西種出來,也不知道要賣去哪裡?」


但即使「苦茶油復興之路」的計畫在今年啟動,新種的苦茶樹大概也要約5~10年才能收成,為何這些平均年齡將近70歲的老農們,願意放下晚年的安適,再度為這個產業披掛上陣?



「先種好,再看孫子有沒有想要回來接啊~」原來,由於他們的子女大多已經成家立業,也有了家族的第三代,老農們認為如果先種好基礎,10年後孫子長大了,哪天想要回家鄉生活,就比較簡單。「因為種苦茶樹最辛苦的,就是樹苗比較難照顧,但等長大以後,要被照顧的地方就很少了,基本上一年就是除草個兩三次,施肥個一兩次,然後就等採收,這樣傳給孩子們剛好。」即便這些話是由OA轉述,但老一輩放不下孩子的情意,依然讓人動容。


也有農民表示,採收的時節,就有理由把小孩們都叫回家幫忙,熱鬧的程度稱得上是農家的另一個過年,也是變相的家族聚會。

「我們最大的希望,除了幫助休耕地的復耕,接下來就是老舊社區的再生,」對三不五時就來南澳走跳的OA來說,朝陽社區就像一個藏著許多美的小地方,若能透過茶籽堂的投入,苦茶油產業的再興,發展觀光農/工場,並配合油與日用品的生產線,打造具有地方特色的餐旅產業,當年輕人發覺就算回家不只有生活,還能有舞台,「社區就能活絡起來,不再只是一個10年後,只剩60個老人的世界。」


最好的油,期待再登巨星舞台


在早年化工產品還未充斥生活時,苦茶粉做成的「茶箍」,是很多鄉下人家的天然備品,舉凡洗衣服、洗身體、洗頭髮、洗碗筷……都可以用一塊茶箍輕鬆解決!因此靠苦茶籽起家的「茶籽堂」,近幾年在研發生活用品時,同樣緊抓著「天然」的概念,不僅為日常起居提供另一種純粹的選擇,也成為如今「苦茶油復興之路」計畫的後盾堅實。


(編輯推薦:曾擔心過碗盤、蔬果在清洗後會殘留化學成分嗎?茶籽堂目前在NPOchannel推出獨家的洗潔液組合,快來體驗>>>


而在計畫啟動至今,OA對自家產的新一代苦茶油,隨著嘗試不斷增加信心:「我們去年做出來的苦茶油,給很多廚師或研究料理的學者試過,真的跟大陸的產品有很大區別,」OA解釋著:「我們想辦法透過製程去突顯原味,大陸因為產量大,常常用化學萃取法取較多的油,但也因此損失很多風味;而我們採用低溫壓製法,雖然產量比較少,但卻多了很多不同的新鮮味道,像是青草味、堅果味、蘆筍味,然後清爽度也會變高。」


(同場加映:想要品嘗第一批台灣最好的苦茶油嗎?一起來認養苦茶樹!不僅能成為改變的支持者,還能得到6~8折的優惠>>>


初期的成果已有不錯成績,那下一步呢?「苦茶樹的種植期很長,可能5年後我們才知道第一批的實驗到底是失敗還是成功,有點像是才從一年級準備升上二年級,所以我們覺得至少是10~20年的計畫。」OA笑著說:「我們希望把整個價值鏈的專業跟技術再做提升,然後往國外市場推廣,希望打造『世界最好的苦茶油產區在台灣』的市場認知,畢竟要養活這麼大一個產業,一定要到國外市場才有機會。」



採訪後記


離開朝陽社區前,我們前往社區的天后宮,拜訪已約好碰面的農友-朝麟大哥。酷酷地帶著一副墨鏡,坐在廟門口前長桌的朝麟大哥,專心寫著苦茶樹的栽種狀況,看到我們後才咧嘴一笑,脫下墨鏡,朝我們揮了揮手。

「第一次種,樹苗活不太好,」朝麟大哥笑笑地說:「沒辦法,以前都沒有在種。」曾經主攻柳丁種植的他,由於颱風長年侵擾,收成常常功虧一簣,近幾年已將近棄耕,這次與茶籽堂的合作,算是人生的另一個開始。


兒子跟孫子都在外地工作,感覺他期待著與家人相聚,「他們都說,等我想退休的時候就回來。」但問到何時想退休,他只是笑笑。我不禁想,當滿園的苦茶樹茁壯的那天,他是否就能安心了?


「一年會比一年好啦!」離開之前,他笑著幫我們,也幫自己打氣。

NPOchannel.net 版權所有 © 2015 NPOchannel !Taiwan All Rights Reserved.